首页 > 税案

代账会计立功 巨额虚开团伙被快速查处

本报记者 徐卫兴 通讯员 胡庆华 张洞石

两名20多岁男子聚集家族成员,在不到半年的时间里利用他人信息,操控他人领取2534份普通发票,通过互联网向400多家公司销售,虚开金额达1.4亿元。该团伙主要嫌疑人已被移送司法机关。

近日,詹某迪、詹某欣等人被移送司法机关处理。詹某迪、詹某欣只有20多岁,却在不到半年的时间里操控他人注册53家空壳公司,虚开普通发票1.4亿元。此案从案发到侦破仅用了半年时间。

案发:公司不营业只领票,员工心里发慌联名举报

2018年1月19日,原湖北省咸宁市国税局门口突然出现几个神情紧张的女子。她们看上去只有20多岁,声称要向税务机关报案。

原咸宁市国税局案件举报中心立即接待了她们。这些人举报称,自己供职于甲公司,该公司自2017年下半年以来,利用多家公司的营业执照、法定代表人身份证等资料,到湖北温泉、赤壁、咸安等地税务部门领取了数百份增值税普通发票,金额巨大,怀疑公司实控人涉嫌虚开增值税发票。

举报人中一个叫胡某的表示,与其同来的都是咸宁市人,是甲公司的兼职会计。两个月前,她们受聘于甲公司,负责该公司的代理会计事务。甲公司有两个老总,自称“林总”“王总”。工作两个月以来,胡某和同事发现甲公司有诸多不对劲的地方:公司没有固定名称;办公场所是一间租来的民房;几个员工每天做的事情不是到工商局注册公司,就是到税务局代领发票;每月发工资,都是通过微信、支付宝转账或现金发放。

恰在此时,原赤壁市国税局工作人员发现,由胡某经手注册的几家公司已经开出几百万元金额的发票,却迟迟不见企业缴税,早已超过纳税申报的时间。税务人员推测这几家公司可能涉嫌偷逃税,立即联系胡某,准备向其了解核实有关情况。

税务人员的询问电话犹如一阵响铃让胡某警醒。她细思极恐:“公司老总不知道从哪里弄来那么多身份证,每天让我们去注册公司、申领发票,却从不申报缴税,是不是在虚开增值税发票?现在税务机关都实行实名制办税,每次注册公司、申领发票都由我们出面办理,公司老总从没出过面。要是有啥问题,老板一跑了之,我们这些本地人不就‘背锅’了?”

越想心里越发慌,胡某赶紧向几个同事说出了自己的担忧。商议之后,她们决定一起到税务机关报案。

调查:税警兵贵神速,内查外调确定违法事实

得到举报线索后,原咸宁市国税局稽查人员当天即按照举报人胡某提供的地址,来到位于咸宁市城区岔路口某小区的一处民房前,但敲门无人应答。稽查人员立即联系咸宁市公安局温泉分局经侦大队,提请公安部门提前介入。

税警双方人员联合进入甲公司的办公场所,发现地上、书柜里,到处都是标有公司名称的塑料文件袋,里面装着营业执照、公章、税务登记和税控盘等资料,粗略统计涉及上百家公司。

鉴于涉案公司众多、可能案情复杂,原咸宁市国税局迅速启动税警合作机制,联合警方成立“1·19”税警联合专案工作组。

分析案情后,联合专案组制订了统一部署、统一开展检查行动的方案,确保重要信息互联互通、关键证据相互印证。方案要求,在案件侦办过程中,所有涉案企业不分辖区并案处理,由联合专案组统一安排检查,各开票企业所属管理部门按照统一安排对受票企业开展检查。

专案组分析认为,案件牵涉面广、影响大,要尽快确定犯罪团伙及其违法事实。为提高效率,专案组决定兵分两路:一方面通过收集线索,上报省税务局、国家税务总局,同时联系有关方面调取涉案企业的税控盘IP地址,查询其开票地点,以快速锁定嫌疑人;另一方面,发挥税务专业优势,利用税务总局的云平台及电子底账系统,深入分析涉案企业的纳税申报、发票流等信息,挖掘受票企业更多虚开增值税发票的线索,及时跟踪,并从货物流、运输流、资金流等方面调查取证,固定证据,确定收网抓捕范围。

按照计划,专案组选取了与涉案企业交易金额较大的30家下游企业展开外调,查找证据。

办案人员远赴内蒙古、北京、湖南、江西、广东等地,对30家下游企业实地调查,通过防伪税控认证系统核对这些下游企业的发票信息,发现这些企业从前述“林总”“王总”操控的公司获得了大量增值税发票,品名为钢筋、水泥、砂石及云母等建材,而这与这些下游企业的主营业务并不相符,呈现明显的“变票虚开”特征。

此时,对其余400多家下游受票企业的协查也有了回复,其情况与这30家受票企业的情况基本相同,即从“林总”“王总”操控公司获取的发票信息与企业的主营业务不符,有的企业已失联,有的企业已被当地税务机关认定为非正常户或已被立案调查。

经过大量周密细致的调查取证,专案组基本查清了该团伙涉嫌虚开增值税发票的事实。

结局:嫌疑人机关算尽,到头来难逃法网

专案组外调取得了突破性进展,但案件主要嫌疑人“林总”“王总”一直不见踪迹。

根据举报人胡某提供的线索,甲公司员工都不知道“林总”“王总”的全名,凭口音断定这两人都不是咸宁本地人。办案人员凭办案经验推测,甲公司的“林总”“王总”很可能冒用了他人身份。

在调查过程中,办案人员发现,这个虚开团伙的反侦查意识极强,不仅雇他人办理注册、领票业务,而且主要嫌疑人“林总”“王总”在咸宁城区另外一个小区租了房子,却从来不住,而是一直住酒店,并且一天换一个地方。

税务人员分析,按照规定,每个增值税一般纳税人按照经营范围、规模大小,每月只能申领一定数量的增值税发票,如果超额申领会引起税务部门的注意并被核查。为了不引起税务部门的注意、躲避税务稽查,该团伙采取“人海战术”,不断注册空壳公司申领发票,开完发票后就让公司“死亡”。

由于嫌疑人未在注册公司、领取发票等环节留下信息,锁定其真实身份的调查工作陷入僵局。此时,专案组再次与胡某等举报人联系,让其回想是否有嫌疑人的照片等线索。胡某突然想起有次聚餐时录过一个小视频。很快,公安部门锁定了该犯罪团伙主要嫌疑人“林总”“王总”的真实身份:两人一个叫詹某迪,一个叫詹某欣,都只有20多岁,是堂兄弟关系,南方某省人。詹某欣、詹某迪立即被网上追逃。

经过一系列精心部署,2018年5月底,詹某迪被深圳市公安部门抓获,詹某欣等9名犯罪团伙成员投案自首。

面对专案组摆出的大量证据,詹某迪、詹某欣相继交代了自己涉嫌虚开发票的违法犯罪情况。

联合专案工作组最终证实:2017年,詹某迪与詹某欣在咸宁某小区租下两套房子,一套作为办公地点,一套作为居住地,两人分别以“王总”“林总”的名义进行虚开发票违法犯罪活动。他们通过互联网上的QQ群购买注册公司所需要的个人身份资料,同时聘用不明真相的胡某、谭某等人,在不到半年的时间里先后注册了53家空壳公司,以这些公司的名义领取增值税普通发票2534份,每张空白发票以200元~300元不等的价格在互联网上出售,虚开发票金额高达1.4亿元。有关交易全部通过QQ群沟通联系,网上进行,受票企业多达400余家。仅在查抄现场,专案组就搜出了用于作案的50多张身份证和400多张银行卡。

由于虚开增值税金额巨大,涉嫌犯罪,目前该团伙主要嫌疑人詹某迪、詹某欣等已被依法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后续:因举报有功,代账会计不仅免罚还被奖励

回想起整个涉税虚开案件始末,如今已重新找到工作的胡某仍心有余悸:“当初一不小心,差点就遭了殃。干代账会计这一行,要是上了税收违法‘黑名单’,那就要失业了。幸亏税警部门帮助,不仅还了我们清白,也让我们‘吃一堑、长一智’,今后我们会做好会计本职,防范涉税风险的。”

在詹某迪和詹某欣的税收违法行为被税警部门查实处理,涉及税款被依法征缴入库后,鉴于在案件侦破过程中提供的线索和证据翔实程度,因参与、经手虚开增值税发票本应遭受税务处罚的胡某不仅被免于处罚,还因举报有功,获得了500元的举报奖金。

“虚开或接受虚开,都是定时炸弹。会计中介要认清事实,注意防范涉税风险,严格遵守法律法规,严禁帮助不法分子注册空壳公司做假账,申领发票虚开。如果发现企业明显存在没有真实货物交易、发票注明内容与实际不相符等情况,要及时向税务部门举报。现在办税都是实名制,一次虚开就会无所遁形,并且会在职业履历上留下污点,终会得不偿失。”国家税务总局咸宁市税务局稽查局局长刘元提醒道。


编辑:解晓冬

要论要言

更多 >>

财税新闻

更多 >>

图片新闻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