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络报

万件藏品中的财税印迹

——走进中国财税博物馆

实习记者 王洋

从吴山脚下,爬一段缓缓的小山坡,就能来到一片开阔的广场,中国财税博物馆就坐落在此。自大门进来,一个“中”字馆徽映入眼帘。左侧大理石墙壁上镌刻着“为国理财功在千秋”八个大字。

博物馆平面布局采用战国时期大型耸肩尖足空首布的形状,寓意国家财政。在这里,从夏商周到元明清,再至民国时期、新中国成立后的各类税票、钞票都可以看到。以财税视角面对历史,用历史的变迁演绎财税,这片方寸之地,令人思接千载,启迪财智。

征集工作那些事儿

副馆长冯立松早在博物馆建馆之时,就与这里结下了缘。“2004年11月9日开馆,在开馆前夜,我收到紧急通知来这里协助布展一批艺术品,那还是我第一次到杭州,但全部时间都放在了翌日即将开放的展厅里。”冯立松说,“当时我还在财政部机关工作,连我自己都没想到,有一天我会成为这家博物馆的一分子。”

冯立松介绍,博物馆成立之初,文物征集工作就得到财政部、国家文物局及浙江省有关方面的大力支持。“后来从一些民间藏家手里,包括通过拍卖渠道,也征集到一些。但作为行业博物馆,能直接印证历史的财税文物文献相对比较少。再加上我们目前征集文物的方式转变,基本不会再通过拍卖会征集,最多的是通过国有文物商店,但那里符合我们特色的文物也越来越少了。”

面向财税行业系统,是博物馆目前重点关注的征集方向。如海南省财政厅国库支付局就曾主动给博物馆提供了2016年度海南本级政府综合财务报告。政府综合财务报告是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的工作内容,在部分省市试点,海南是第一个出台的。“对方是主动想到我们馆给寄过来的,我们也很希望系统内的部门和财税干部都能有这样的意识。”冯立松表示。

去年,博物馆以前的老领导带来一个线索——江西上饶县五府山垦殖场完整保存了从1957年~1997年40年来的会计凭证账本报表。虽然学术价值不一定很高,但它具备完整性。通过几次对接,冯立松带领馆里工作人员去到垦殖场把所有账本用货车拉回杭州。“这里有个小插曲。外地货车进杭州是受限的,交管部门得知我们是从江西一路运送文献资料回博物馆后,非常认真地给我们设计了专门的路线,让我们得以一路畅行。”冯立松回忆说。

中国财税博物馆现在收藏近万件文物文献,上迄新石器时期,下至近当代,既有陶瓷、铜器、玉器、金银货币,又有纳税凭证、执照票据、官府公文、徽章证照等,特别在历代货币、度量衡、契约文书、印花税票等与财政税收历史直接相关的种类方面有很大优势,研究也比较深入。博物馆下一步的征集工作,一方面将突出专业性,比如重点构建历代官铸银锭专题系列、历代财税变革期发行的货币系列、当代财税改革重要资料系列、财神崇拜与财富信仰系列等具有领先优势的财税专题;另一方面要立足精品化,想方设法拓宽文物征集途径,补齐基础性文物门类。

财税躬行的红色足迹

在中国当代财税历史展厅中,记者看到了红色财税各种珍贵实物,如1934年兴国县土地税减税证、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红军临时借谷证、晋冀鲁豫边区生产建设公债、陕甘宁边区财政厅牲畜买卖证。展厅内还有一段解说词这样说道:“在解放区,党中央实行彻底的土地改革,满足广大农民对土地的迫切需要,同时改进公粮税收工作,扩大征收面,降低累进税率,调动农民生产积极性……”

当代财税历史的陈列,最难表现的无疑是革命初期,艰难起步的革命,文物自然不会丰富,但首任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财政部部长邓子恢深夜办公昼夜结合的多媒体场景,再现了革命初期的时代背景。简陋的办公桌旁、桌上的文案、墙上挂着的草帽,仿佛把参观者带入到那段峥嵘岁月。

在这一展厅中,还有一封手书信件引发了记者的好奇心,它是第五任财政部长吴波亲笔手书的信件。大致内容是,离休后,他认为没必要再保留“红机”电话,浪费国家财产,所以写信申请撤掉“红机”。

老部长吴波曾被中宣部授予“时代先锋”荣誉称号。去世前,他在遗嘱中这样说——“我参加革命成为一个无产者,从没有想过购置私产留给后代。在我和我的老伴过世后,这两单元住房立即归还财政部。”他几乎什么都没有留下,所以博物馆在做相关展览时,实物比较缺乏,冯立松就回北京,到财政部找吴波当年的秘书,终于找到了一些老照片,以及上述那封信的原件。

后来,秘书又回忆起还有一把吴老当年离休后一直坐着读书看文件的椅子,已经很陈旧了,但因为对老领导的感情,一直没舍得处理。这个消息让想尽办法搜集实物的冯立松兴奋不已,再次带人冒着酷暑返回北京将这把椅子完好地运回杭州。“看到这把简单的椅子时,我忽然想起馆内所藏的另一件文物,清代户部尚书用的桌子,两相对比,不得不令人感叹吴老的清贫。一把椅子,一封信,都是党性教育、廉政教育的生动教材。”冯立松说。

增强财税干部历史素养

来到中国古代财税历史展厅秦汉时期展区,记者在一进门的位置看到两个塑像,一个是秦兵马俑像,一个是汉阳陵陶俑像。副馆长孙春林向记者介绍,此摆放设计,意在对比秦代的横征暴敛和汉代的轻徭薄赋。“足见财税制度对王朝兴衰有至关重要的影响。”他说。

孙春林认为,学习历史,尤其是学习财税制度历史,对财税干部的工作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同时这种学习必须系统化,而不是一个个分散的点。“技术层面的问题都好解决,理论的修养、思想的提升、思维的转变,才是更根本的,对干部能力的塑造至关重要,需要下大功夫。更重要的是,要倡导财税干部加强财税理论学习、财税历史知识的学习,没有系统化的理论体系作统领,肯定也是不行的。因为博物馆的工作,文物文献是基础基石,学术研究是支柱。”孙春林特别强调说。

据孙春林介绍,2017年金砖国家税务局长会议在杭州举办时,中国财税博物馆是税务局长们了解中国的重要一站。参观过程中,南非和俄罗斯的税务局长都感到很震撼,也感慨中国现在可以发展得这么好,和几千年来一代代先人做出的探索、积累分不开。“今年我们建立了一带一路税收合作机制,这个机制里就包括交流和共同发展的理念。作为博物馆,也应该在相互交流方面更多地着力。现在全国各地来浙江办培训班,很多都会把我们这里作为现场教育的一站,提高历史素养和思想理论素养,这对干部成长十分重要。同时,通过参观,也能让财税干部平添一种认同感、自豪感,认识到肩上的担子不仅是一份普通的工作,带着历史使命感去做好未来的财税工作。”孙春林说。

五个展厅的参观结束了,但博物馆连接过去与未来的脚步不会停下。财税是国家治理的基础和重要支柱,并与国家的产生发展同步。一部完整的中国历史中,财税史更是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再过若干年,现如今这些波澜壮阔的改革实践,都会在这里,变成鼓励未来的精神力量。


编辑:孟易瑾

要论要言

更多 >>

财税新闻

更多 >>

图片新闻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