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税案

无期徒刑!一同虚开增值税专票案在浙江中院宣判


本案中被告人陈某因违背国家税收办理法规,让他人为自己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且虚开的税款数额巨大,其行为已构成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建立。

浙江省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判定书

(2019)浙10刑初34号

公诉机关浙江省台州市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陈海华,男,1978年3月8日出生于浙江省温岭市,汉族,高中文明,经商,住温岭市。因本案于2018年4月19日被温岭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5月26日被拘捕。现押温岭市看守所。

辩解人牟卫鹏,浙江靖霖(昆明)律师事务所律师

浙江省台州市人民检察院以台检经刑诉(2019)11号申述书指控被告人陈海华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一案,于2019年3月25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揭露开庭审理了本案。台州市人民检察院指使检察员杨丹、署理检察员卢佳楠出庭支撑公诉,被告人陈海华及其辩解人牟卫鹏到庭参与诉讼。现已审理完结。

台州市人民检察院指控,2013年8月至2015年6月间,被告人陈海华与潘某1(已判刑)事前商议,经人介绍,在没有实践货品买卖的状况下,经过温岭市振达废旧有限公司(法人代表潘某1)和温岭市金某再生资源有限公司(法人代表陈海华),付出贴点取得天津亿勤金属制品有限公司和天津津旅物贸实业有限公司的增值税专用发票共539份,发票金额算计487171492.14元,税额算计82819153.76元。上述539份份发票已抵扣,形成国家税款丢失算计82819153.76元。被告人陈海华担任办理资金账户,以完结资金的虚转。

公诉机关当庭宣读并出示了证人潘某1、程某1、林某1、王某1、黄某1、项某、丁某、陈某、潘某2、张某1、林某2等人的证言;银行账户明细、增值税专用发票、申报抵扣资料、入库单、刑事判定书、行政处分决定书、公司挂号基本状况、前科劣迹查询证明、户籍证明、归案经过、辨认笔录以及被告人陈海华的供述等根据,以为被告人陈海华违背国家税收办理法规,让他人为自己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虚开的税款数额巨大,其行为已构成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要求依法予以判处。

被告人陈海华对申述指控的第三节违法现实无异议,对申述指控的第四节违法现实以为部分存在实在买卖,但实在买卖部分与虚开部分已无法区别,否定申述指控的榜首、二两节违法现实。其辩解人以为确定陈海华、潘某1别离系温岭市振达废旧收回有限公司、温岭市金某再生资源有限公司股东缺少根据,温岭市金某再生资源有限公司与天津亿勤金属制品有限公司、天津津物贸实业有限公司存在的虚开行为属单位行为,其虚开金额应结合陈海华的辩解,在扫除合理置疑的状况下,作有利于陈海华的确定,陈海华能自动投案,在一同违法中效果较轻,可确定为从犯,又系初、偶犯,主张对其从轻处分。

经审理查明:2013年8月至2015年6月间,被告人陈海华与潘某1(已判刑)事前商议,经人介绍,在没有实践货品买卖的状况下,经过温岭市振达废旧有限公司(法人代表潘某1,以下简称振达公司)和温岭市金某再生资源有限公司(法人代表陈海华,以下简称金某公司),付出贴点取得天津亿勤金属制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亿勤公司)和天津津旅物贸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津旅公司)的增值税专用发票共539份,发票金额算计487171492.14元,税额算计82819153.76元。上述539份份发票已抵扣,形成国家税款丢失算计82819153.76元。被告人陈海华担任办理资金账户,以完结资金的虚转等。详细违法现实如下:

1、2013年8月份至2014年2月份,被告人陈海华与潘某1(已判刑)经项某(已判刑)、丁某(已判刑)、黄某1(另案处理)等人介绍,以付出票面金额7.4%左右的贴点取得亿勤公司虚开给振达公司的增值税专用发票63份,发票金额算计47402720.64元、税额算计8058462.51元。已悉数抵扣,形成国家税款丢失8058462.51元。

据以确定上述现实的根据有:

(1)证人黄某1的证言,证明其于2008年或2009年知道天津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王某2,后于2013年将丁某介绍给王某2知道,2014年下半年与丁某、王某2吃饭时结识潘某1,共分得介绍费八、九千元。其将农业银行账户供给给丁某运用,卖票方将钱打入该账户后,其与丁某以本票或许现金的方法取出,再到湖泽台州商业银行汇出,用于购买增值税发票的流通资金。

(2)证人项某的证言,证明2013年下半年,丁某经与潘某1联络,称潘某1需求增值税专用发票,后丁某又联络了黄某1,让黄某1联络天津开票方,黄某1反应天津方开票价格为7%个点,后其与丁某、黄某1卖给潘某1的价格是7.4%,赚中心0.4%的差价。其一共收取两笔介绍费,均由黄某1拿来。发票是其与丁某一同送到潘某1的药店,送过一两次。其与邓某不知道,2014年3月19日、2014年4月25日、2014年4月23日由邓某汇入其建设银行账户的钱,是黄某1让开票方天津亿勤公司汇入,钱款其与黄某1、丁某三人分掉。

(3)证人丁某的证言,证明2013年,黄某1约其、项某、潘某1以及一个不知道的天津人在一同吃饭,席间谈到潘某1购买增值税专用发票的工作。在取得潘某1所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数量后,经由其从黄某1处取得增值税专用发票,并与项某将发票送到潘某1的药店。

(4)证人程某1的证言,证明其是温岭市金某再生资源有限公司和温岭市振达废旧物资收回有限公司的兼职管帐。其根据公司每月送来的进销项增值税专用发票、什物入库单、银行进出凭据、费用发票等收据资料做账及进行交税申报。来自亿勤公司的63份发票主要由潘某1交其申报抵扣入账。

(5)证人潘某1的证言,证明其系振达公司法人代表,振达公司于2009年开端注册,至2013年现已无法运营,别的两个股东退股。陈海华是金某公司的法人代表,2013年下半年其与陈海华以口头协议方法各自参股对方公司,股份两边参半,管帐是程某1。从2013年开端至2015年5、6月份振达公司让亿勤公司和津旅公司开具增值税发票,其与陈海华商议过,亿勤公司、津旅公司的发票均经过项某介绍王某2取得,亿勤公司发票大多由项某让丁贞裴送到其湖泽五洲的回春堂大药房,少数由王某2邮递,津旅公司发票都是经过王某2邮递。资金来往均由陈海华操作,振达公司和津旅公司间没有实在货品买卖,其和陈海华让潘某2联络程某1假造入库单,发票均已抵扣。向亿勤公司购买发票先由陈海华汇钱到其台州银行账户,再汇到振达公司账户,终究汇给亿勤公司,之后项某将陈海华的私家账户发给亿勤公司,亿勤公司扣除费用后回来。其在2014年年头就将振达公司网银和个人台州银行网银交给陈海华处理。

(6)亿勤公司银行账户明细,证明该公司账户的资金来往状况。

(7)宋某、高某、魏某、张某2发、项某银行账户明细、资金走向资料,证明宋某、高某、魏某、张某2发账户资金来往状况,其间2013年8月16日、8月20日,宋某帐户转给黄某1三笔金钱。2013年8月16日,黄某1转账给陈海华帐户两笔金钱,别离为2003655元、2200000元,算计420.3万元。2013年8月28日,高某汇给陈海华1112090元,魏某汇给陈海华1700000元、2750000元,陈海华别离汇入潘某1账户1777310元、2750000元、2000000元、1112090元、2000000元。张某2发2013年8月1日至2014年12月21日期间银行资金来往触及亿勤公司以及宋某、王某2、黄某2、邓某等人。项某账户触及与邓某资金来往,其间2014年3月19日邓某存入33744元、2014年4月23日存入16175元、2014年4月25日存入22200元。

(8)陈海华我国农业银行的部分转账状况,证明2013年8月16日至2014年3月5日期间的资金进出状况,期间,有多笔大额资金转入,转入账户别离为黄某1、宋某、魏某、高某、张某2发,转入金钱一般当即就会全额转向另一个帐户,对应转出账户一般为王某1、潘某1以及陈海华自己帐户。

(9)振达公司台州银行明细、回单,证明2013年7月30日至2014年5月30日、2014年6月4日至2015年8月27日间振达公司的资金来往状况,触及亿勤公司、津旅公司以及潘某1等账户。

(10)明细账、记账凭据、增值税专用发票发票联、抵扣联、认证清单、入库单、银行对账单等,证明亿勤公司向振达公司开具了63张增值税专用发票,该63张增值税专用发票均已抵扣。

(11)刑事判定书,证明潘某1、项某、丁某因本节违法现实已被温岭市人民法院科处惩罚。

被告人陈海华尽管否定本节指控,但潘某1证明陈海华参与向亿勤公司购买增值税发票一事,并证明振达公司与亿勤公司间没有实在货品买卖,且从资金流通状况看,亿勤公司回流给振达公司的资金经过陈海华的账户走账,而陈海华对此无法作出合理解说,故陈海华关于其不知道潘某1及振达公司让亿勤公司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辩解不能建立,不予采用。

2、2014年1月至2015年6月,被告人陈海华与潘某1经王某2(已判刑)介绍,以付出必定的贴点取得津旅公司虚开给振达公司的增值税专用发票258份,发票金额算计239329927.38元,税额算计40686087.62元。已悉数抵扣,形成国家税款丢失40686087.62元。

据以确定本节现实的根据有:

(1)证人潘某1证言,证明其与陈海华穿插持有振达公司和金某公司50%的股份,让津旅公司为振达公司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是王某2所介绍,振达公司与津旅公司间并无实在货品买卖,资金方面由陈海华操作,向某旅公司购买发票时刻从2013年开端至2015年5、6月份完毕,发票均由王某2邮递过来,所购买的发票均已抵扣。

(2)证人潘某2证言,证明潘某1是其叔叔,2014年5月份左右其曾应潘某1要求根据潘某1供给的数据帮潘某1填写过二、三十张入库单,昂首是天津津旅实业有限公司。温岭市振达废旧物资收回有限公司、温岭市金强再生物资有限公司编号为0057352-0057360、0057241、0057242、0052813、0052815-0052819、0057315、0057301、0057302、0057304、0057306这些入库单经潘某2承认均由其填写。

(3)证人程某1证言,证明其是金某公司和振达公司的兼职管帐。其仅凭公司每月送来的进销项增值税专用发票、什物入库单、银行进出凭据、费用发票等收据资料做账及进行交税申报。振达公司2014年1月到2015年6月期间所取得的津旅公司258张增值税发票均已抵扣。

(4)证人林某1证言,证明王某1是其外婆,其做汇票期间,以王某1名义在温岭市开立了民泰银行、农业银行和工商银行的账户,王某1民泰银行62×××50账户一开端是其自己在用,2014年头被陈海华借用,U盾、汇款都是陈海华操控和操作,此外,其台州银行62×××81账户包含U盾2013年头即放在陈海华处,后根据陈海华的要求销户,从头在台州银行办理了6230399991003852320账户,卡与U盾均交给陈海华,并绑定陈海华139××××8888手机,后得知陈海华将其账户用于开增值税发票的资金转账,便于2015年12月拿回。一同证明陈海华系温岭市金某再生资源有限公司法人代表。

(5)证人王某1证言,证明其系林某1外婆,林某1曾借用其身份证并将其接到温岭湖泽民泰银行开立了一个账户,相关储蓄卡后被林某1拿走。

(6)证人陈某的证言,证明除金某公司及陈海华个人网银账户交其操作外,王某1的民泰银行、振达公司以及潘某1个人台州银行的网银账户也由其办理。王某1民泰银行账户里的金钱悉数是汇到潘某1的台州银行账户。经过振达公司账户向某旅公司汇款都是陈海华以短信和电话告诉方法向其告知,潘某1也联络过几回让其汇款给津旅公司。

(7)温岭市振达废旧物资收回有限公司、天津津旅物贸实业有限公司、天津市聚享金属制品出售有限公司、天津卓创金属制品出售有限公司、武宁县光极永辉工贸有限公司、南京腾克来买卖有限公司、南京阁易晨买卖有限公司、南京淼安买卖有限公司、昆山市慧龙五金机械有限公司、南京海味力买卖有限公司、九江市永生纯工贸有限公司、九江市荷花工贸有限公司以及王某2、宋某、蔡某、李某、黄某2、邓某、王某1、林某1、陈海华、潘某1等人的银行账户明细、回单等,证明振达公司、津旅公司、陈海华、潘某1之间以及与上述公司及个人账户间的资金来往状况,可梳理出购票资金经过振达公司账户-津旅公司账户-相关公司账户-邓某账户-王某1账户-陈海华账户-潘某1账户-振达账户;振达公司账户-津旅公司账户-相关公司账户-邓某账户-黄某2账户-王某2账户-陈海华账户-潘某1账户-振达公司账户;振达公司账户-津旅公司账户-相关公司账户-邓某账户-林某1账户-潘某1账户-振达公司账户;振达公司账户-津旅公司账户-相关公司账户-黄某2账户-林某1账户-陈海华账户-潘某1账户-振达公司账户;振达公司账户-津旅公司账户-相关公司账户-蔡某账户-黄某2账户-林某1账户-陈海华账户-潘某1账户-振达公司账户等几种途径达到回流。

(7)明细账、记账凭据、增值税专用发票、认证清单、申报表资料、入库单、银行对账单、回单、购销合平等,证明津旅公司向振达公司开具了258张增值税发票的状况,以及该258张增值税发票均已抵扣的现实。

被告人陈海华关于其未参与本节虚开现实的辩解与上述根据反映的内容不符,不能建立。

3、2014年上半年,被告人陈海华、潘某1以付出必定的贴点取得亿勤公司虚开给金某公司的增值税专用发票5份,发票金额算计4784209.40元、税额算计813315.60元,已悉数抵扣,形成国家税款丢失813315.60元。

据以确定上述现实的根据有:

(1)证人潘某1证言,证明其与陈海华相互参股对方公司,向亿勤公司、津旅公司购买增值税专用发票一事是其与陈海华协作在搞,金某公司也在没有货品买卖的状况下向亿勤公司购买过增值税专用发票,所购买的增值税发票均已申报抵扣入账。

(2)证人程某1的证言,证明其是振达公司和金某公司的兼职管帐,金某公司共取得天津亿勤公司开具的进项增值税专用发票5张,均已抵扣入账。

(3)天津市亿勤金属制品出售有限公司银行账户明细、陈海华民泰银行银行账户部分明细、张某2发银行明细、邓某银行明细、王某1民泰银行银行账户明细、银行资金空转示意图,证明2014年3月19日,以陈海华账户-金某公司账户-亿勤公司账户-张某2发账户-邓某账户-王某1账户-陈海华账户的形式进行资金空转,触及金额别离为300万元、259.7525万元。

(4)金某公司向亿勤公司购买的增值税专用发票、入库单、申报抵扣资料,证明亿勤公司向金某公司开具的5张增值税发票均已抵扣。

(5)被告人陈海华供述,证明金某公司财政是其担任,其向亿勤公司以6点几至7个点购买增值税发票5张,采用金某公司向亿勤公司汇款,亿勤公司将款打入相关私家账户,相关私家账户再将金钱打入其账户的方法终究完结资金回流。所购增值税专用发票已交程某1抵扣。

4、2014年1月至2015年6月,被告人陈海华与潘某1经王某2介绍,以付出必定的贴点取得津旅公司虚开给金某公司的增值税专用发票213份,发票金额算计195654634.72元,税额算计33261288.03元,已悉数抵扣,形成国家税款丢失33261288.03元。

据以确定本节现实的根据有:

(1)证人陈某证言,证明陈海华系金某公司的法人代表,金某公司的资金由陈海华自己担任办理,可是公司账户网银以及陈海华个人账户网银、王某1民泰银行网银、潘某1台州银行网银(U盾)均放在其处由其操作,金某公司向天津方面的公司汇款最多的是津旅公司,还有是天津泰丰金属制品有限公司。

(2)证人潘某1证言,证明其与陈海华相互参股对方公司,两个公司向亿勤公司和津旅公司购买发票的时刻从2013年开端至2015年5、6月份完毕,并无实在货品买卖,向亿勤公司、津旅公司开票均是其和陈海华协作一同在搞,所购买的发票均已抵扣。

(3)证人潘某2证言,证明2014年5月份左右按潘某1要求填写了振达司、金某公司的22张入库单。

(4)证人程某1的证言,证明其是金某公司和振达公司的兼职管帐,凭两公司每月送来的进销项增值税专用发票、什物入库单、银行进出凭据、费用发票等收据资料做账及交税申报。金某公司2014年1月到2015年6月期间,取得津旅公司213张增值税发票,该213张增值税发票均由陈海华交其用于抵扣。

(5)温岭市金某再生资源有限公司、天津津旅物贸实业有限公司、天津市聚享金属制品出售有限公司、天津卓创金属制品出售有限公司、武宁县光极永辉工贸有限公司、南京腾克来买卖有限公司、南京阁易晨买卖有限公司、南京淼安买卖有限公司、昆山市慧龙五金机械有限公司、南京海味力买卖有限公司、九江市永生纯工贸有限公司、九江市荷花工贸有限公司以及王某2、蔡某、李某、林某1、黄某2、邓某、王某1、陈海华、潘某1等人的银行账户明细、资金回流图,证明被告人陈海华在没有实践货品买卖的状况下,采用资金空转方法掩盖其向某旅公司购买增值税专用发票用于抵扣的现实。

(6)金某公司与津旅公司明细账、记账凭据、增值税专用发票复印件、认证清单、告诉书、申报资料、入库单、银行对账单、回单、银行明细、购销合同、运送发票等,证明金某公司从津旅取得的增值税专用发票经过认证并已用于抵扣的现实。

被告人陈海华在庭审中尽管辩解本节所涉增值税专用发票有一部分存在实在货品买卖,但无法供给与津旅公司间有生意来往的任何实据,且该辩与潘某1的供述及资金回流状况不符,故其辩解不能建立,不予采用。

此外,确定本案现实的根据尚有:

(1)公司基本状况,证明金某公司和振达公司的基本状况,其间金某公司建立于2013年11月18日,陈海华系该公司法定代表人。

(2)亿勤公司相关职责人员因触及向其他企业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被科处惩罚的相关资料。

(3)税务行政处分决定书,证明振达公司于2011年被税务机关处分的现实。

(4)增值税专用发票,证明亿勤公司及津旅公司为振达公司、金某公司所开具的相关增值税专用发票的张数及票面额。

(5)证人张某1证言,证明振达公司于2009年2月建立,至2014年间股东成员有其与潘某1、林某3,期间其曾替潘某1假造过从天津公司开过来的增值税发票的入库单。

(6)证人林某2证言,证明其与潘某1、张某1等人一同参股振达公司,后因公司运营欠好其于2013年年头退股,直到2014年5、6月份清账。

(7)证人程某2证言,证明振达公司及金某公司的税务署理事务均是其接来后让程某1做,税务署理的账便是专门敷衍税务部分的账。

(8)常住人口查询、归案经过,证明被告人陈海华的身份状况及到案状况。

本案现实清楚,根据的确、充沛。

本院以为,被告人陈海华违背国家税收办理法规,让他人为自己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虚开的税款数额巨大,其行为已构成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建立。关于辩解理由,经审理以为:

(1)金某公司的建立是在2013年11月中旬,2014年1月开端即让津旅公司及亿勤公司为自己开具增值税专用发票,至2015年6月份,触及税额便达3300多万元,被告人陈海华尽管辩解与津旅公司之间存在着货品买卖,但却供给不出任何一单买卖根据,故可确定金强公司便是为了施行违法为主要活动而建立的公司。陈海华的辩解人关于金某公司让亿勤公司、津旅公司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行为应确定为单位行为,属单位违法的辩解理由不能建立,不予采用。

(2)振达公司、金某公司、潘某1的个人账户均由被告人陈海华掌控,经过这些账户进行资金空转的操作也主要由被告人陈海华担任完结,被告人陈海华又是违法成果的实践获益人之一,故其在一同违法中并不处于隶属位置;被告人陈海华虽能自动投案,但一向避实就虚,对违法现实不作照实供述。故辩解人关于被告人陈海华在一同违法中起辅佐效果,可确定为从犯,且能真挚悔罪,要求对其从轻处分的辩解理由不能建立,不予采用。

综上,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零五条榜首、三款、第二十五条榜首款、第五十七条、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定如下:

一、被告人陈海华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悉数产业;

二、向被告人陈海华追缴违法所得人民币74760691.25元,上缴国库,责令被告人陈海华对(2016)浙1081刑初2060号刑事判定的第(四)项承当一同退赔职责。

如不服本判定,可在接到判定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经过本院或许直接向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三份。

审 判 长 张虎林

审 判 员 沈建宇

人民陪审员 徐仙富

二〇一九年六月十日

署理书记员 严亚飞


修改:解晓冬

要论要言

更多 >>

财税新闻

更多 >>

图片新闻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