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税收文化 > 文学

寻访桃花潭

颜红 

二月的皖南,阳光直射在山林、田野和沟壑。朦朦胧胧仿佛天地间有种热气在上升,冬日里厚重的空气变得轻盈起来。远的山被蒸腾起来的薄雾缭绕,一眼望去,苍翠的远山即是天边。远山的怀抱是一片片田野,田野中铺展着皖南人收割后留下的稻谷茬子,在金色的光线中,黄褐辉映,阡陌纵横,经纬分明,黄得夺目、璀璨。

此次驾车专程寻访诗仙李白诗中的桃花潭。这条线路被称作“江南天路、皖南318”。它东起安徽省宣城市青龙湾,途经储家滩、方塘乡、板桥村、桃岭、苏红村、汀溪乡和爱民乡,西至安徽省泾县蔡村镇,李白有近百首诗写皖南这一带的山水。我喜欢李白的诗,从他的诗里感受到他城府如孩童,快意如侠客,他的才华从不因为生活和前途而屈就,热情和天赋从未被时光所侵蚀,而他的孤独也从未因为友朋无数而稀释。

汽车在平坦宽敞的公路行驶四十分钟后,便开始爬行在连续不断的盘山公路上,夹杂着禅意与仙气的秀美水乡青龙湾出现在眼前,它没有星罗棋布的岛屿,也没有浩瀚波涛,只是纯净地躺在两岸重峦叠嶂间,蜿蜒迂回,有舟经过,水更加碧绿。

车行储家滩,忽见水天一片,白色的不知名的小鸟低空飞翔,渔翁轻舟,在青山绿水间有羞怯怯的白墙黛瓦人家偶尔露出温婉的脸,一幅唯美的水墨画在我眼前浑然天成。

泾县的桃岭公路是此行最惊险的路段,山道十八弯,车行其间,一侧是陡峭高山,一侧是万丈悬崖,尽管我有多次翻山越岭的驾车经验,但这次的山路比任何一次都要险,眼角飘过的景我都不敢定睛去看。

从泾县出发沿乡村公路走了约八十公里,桃花潭景区终于到了。这时已是午后,我打开车的天窗,金色的阳光倾泻而下,晒在脸上,人瞬间有些懒洋洋的。披着春光走进景区,里面不过是石砌门楼一座,老街一条,同样的青砖黛瓦马头墙,同样的飞檐翘壁,同样的古朴典雅,这些景我一路走来,比比皆是,不免有些失望。

当年,时任泾县县令的汪伦,听说李白来到宣城,便修书一封:“先生好游乎?此地有十里桃花。先生好饮乎?此地有万家酒店。”李白一看,欣然前往,到了才知道,所谓十里桃花,不过是地名桃花潭,所谓万家酒店,不过是姓万的人家开的酒店。

我亦有些失落的感觉,便在老街找了个干净的客栈,准备小睡片刻后返程。再起,还是觉得不死心,沿老街往纵深处走,街静悄悄的,除了听到自个儿走路的声音,根本听不到一丝一毫的动静,长满翠绿青苔的石板路更是为这原本古老的街道增添一些怅然。

忽然,见老街尽头有一青石方门,上面题字“踏歌台”,我快步走去,山重水复,柳暗花明。我惊喜地见到一个古老的渡口,许多人排着队等着上船。水光潋滟,碧波涵空,潭岸怪石耸立,古树青藤纷披。河的对岸是连绵起伏的山林,参天的古木下掩映着一座古老的城池。目光所及之处,全是正待发芽的桃花树,一丛丛,一片片。

我立岸边,仿佛见到一白衣男子立于船头。船将开,县令汪伦处理完公事匆匆赶来高歌送行,白衣男子目睹岸边送行的桃花潭百姓和好友汪伦依依不舍的样子,不禁万分感慨,高歌一曲《赠汪伦》:李白乘舟将欲行,忽闻岸上踏歌声。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

诗朴素,情朴素,汪伦没想到善意的欺骗成就了一段友谊的千古佳话,更没想到李白真情流露的一首小诗,竟成了荒山僻岭的桃花潭人代代相传的精神和物质财富。

我沉思,在我过去工作和生活过的地方,谁赋予我真诚?谁在无声地关注我?谁在默默帮助我?远涉山水,我忽然静下心来想到他们。

世间雄奇、伟大、瑰丽、怪异、非同寻常的景观,通常在于艰险又遥远的地方。我历尽惊险,终收获无限风光,获得自省,于人、于事不也如这风景么?

我还是没有去桃花潭对岸的古城游览,因为,我想到那些给我挚爱的人们,我想等桃花绽放,春意融融时,邀上他们,共同欣赏这盛世美景!

(作者单位:国家税务总局咸宁市税务局)


编辑:张瑜

要论要言

更多 >>

财税新闻

更多 >>

图片新闻

更多 >>